非常小姐(22-20)

废人
发表于:2016/4/23 21:53:07



  第二十集
  鸡尾酒会
  20-01叠印
  春儿:“这就是鸡……巴酒会?”
  葛平拉开铁皮柜:“明明看见她进了里面的?”
  明斌看见小阿娜拉入场:“哇,这洋妞的注册商标就是一头火红的秀发,真他妈的流行也富有挑战,存心叫这一屋子青黑西装的男人过不去!”
  探照灯下,邦智如冲浪般地在海面上行走,几个腾跃落在了岸上。
  大海:“这酒会阔啊!把财富与天真与青春融成一窝安乐酒,旨在感受刺激,谋杀时间!”
  木薇:“怪啊,一会敞开工厂,一会又开酒会,究竟想干啥?”
  彩凤:“一种解释,修女也疯狂!”
  中华:“糊涂!狗急了还跳墙!”
  洪艳:“有意思,这才真正进入了程序,地雷、手榴弹连导弹都摆在这儿,嘻嘻,男人的眼睛不够用了。”
  众人:“邦智!”
  邦智:“蹦啊,蹦迪一簇!”
  20-02统一片头
  20-03君子兰岛夜
  舞厅。众人在跳迪斯科。
  歌声:
  咱们是蹦迪
  咱们是蹦迪
  好歹在社会占有一席
  红顶(商人)咱是戴不上
  穿白领(丽人)咱们也不及
  咱们有的是咱们自己
  还有个非常非常女子
  咱们在阳光下潇洒
  踏大海恶浪寻求刺激
  追时代潮流攀登高知
  胸中永有人间正义
  20-04君子兰岛夜
  密室。虹格:“这氛围够热门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云岫花容失色:“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想他们培植成你的……邦兄?”
  虹格油然:“大概是这样吧,但又不完全如此。有人视掠夺为邪力的象征,包括对人与物的占有,聪明处是懂得如何把邪力现代化,渗透合法企业。我同意这观点,邪恶就是比正义更为伟大的力量,它代表的是破坏,而破坏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引发。比喻木烧成炭就是一种破坏,但谁能否认火的确是这宇宙内最美的东西之一呢?”
  云岫:“你真是个可怕的玩火者,但木变成炭只是一种分子的变化,本身并没有善恶可言。”
  虹格:“你仍未明白,这世上有两种变化,第一种是生长的力量,正义的力量,比喻一粒种籽长成了了一棵树。其次就是死亡的力量,邪的力量,比喻当那一棵树萎谢停止了生命。这棵树从生长到死亡的事实,说明了最后都是毁灭战胜了生长。所以邪是比正更有力量的。”
  云岫:“自古以来,邪不敌正!就事论是,我以为,生和死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并不存在正邪的问题。”
  虹格:“你仍未明白。无论任何人或物,都包含着正邪两种力量。所以人有善恶,分子有正负,宇宙有生灭,毁灭就是邪恶的力量。你说,毁灭仅只是一种邪恶的手段和行为吗?它含有利用,否则我们就用不着把那个正在跳舞的江芹留下来。所以结论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邪恶比正义更伟大。这纯粹是一种逻辑推理,信不信由你。”
  云岫看着屏幕:“我……好怄心。……看,厅里的人怎么一个个都跳的没有踪影了?”
  20-05君子兰岛舞厅内/外夜
  厅内。只有明斌与洪艳在发疯般扭动。
  小阿娜拉在喊:“木杰先生,木杰先生你在哪里?”
  厅外。木薇对邦智:“对不起,我不告而辞,耽搁了好大的事儿!”
  邦智手一挥:“我理解你,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车身对史林一伙人说,“既定目标,干!”
  紫英:“葛平,算我的!”
  春儿紧紧握住紫英双手:“抱歉抱歉,这件历史性的伟大行动如果没有您紫紫同志参加实在是一个重大缺憾,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我们要真诚地向您道一声:对不起。”
本文发布在演艺市场,演艺吧,别乱转哦.域名www.yanyi8.com.孤独女孩,无依无靠  男:晚上打牌,白天睡觉  女:独守空房,心情烦燥  男:寻觅知音  彩凤轻“哼”一声,一把打开春儿的手。
  大海:“不要有思想负担嘿,革命不分先后,等革命成功之后也封你个驴长马长地干干。”
  紫英:“知道我刚才怎么想吗?”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你们丫白盔白甲地走了,居然不曾叫我!我紫英要舂米便舂米,要撑船便撑船,我才是革命最需要的中坚力量哪!”
  木薇大海纷纷说:“紫紫,革命啦,同去同去!”
  紫英:“我为我能早日加入这股生活的洪流而深感欣慰。我真的要小试牛刀了!”
  春儿和彩凤扬声大笑。
  春儿回过头说:“今混亦死,挣大钱亦死,等死,死钱可乎?”
  彩凤:“谁教导我们说:活着干,死了算!”
  紫英:“我的口号是,全世界可操货币联合起来!”
  木杰:“她这几天真有点……不正常!”
  20-06君子兰岛夜
  厅内。葛平押着惠婷进来。
  惠婷:“哇,当俘虏也自在,还能踩迪!”
  小阿娜拉:“杰杰,你在哪儿?”
  惠婷眼落在小阿娜拉,生疑地:“你找他干什么?”
  小阿娜拉直摇头。
  惠婷:“洋妞!”走到跟前比划着木杰的模样。
  小阿娜拉直点头。
  惠婷合掌做了一个睡觉的手势。
  小阿娜拉直点头。
  惠婷:“这俘虏更玄,学国外的,蹦迪之后还有陪床的!”想笑,却比哭还难看。
  20-07君子兰岛夜
  厅外。木薇:“洪艳逃不脱我的巴掌心!”
  中华:“还要我重复吗,坏格格的帮凶(邦兄)会栽在我手里!”
  邦智:“它可不是儿童玩具!”
  中华推了推史林:“小侄女放心,天才自有天才的折儿,而且我背后还有一位可爱的老船长!”
  邦智:“工厂怎么办?没有炸弹。”
  大海:“洪艳身上有,要不就同归于尽!”
  邦智:“这就足够了,我向她借!”伸出手。
  众人和邦智击拳:“耶——”
  邦智把木杰一推,往厅内呶呶嘴。
  惠婷冷淡的表情,拉门。
  20-08君子兰岛夜
  厅内。木杰大喜转身,下意识想把惠婷拥人怀里。
  惠婷摆出“且勿乱来”的清晰表情,伸出手掌按上他宽阔的脸膛,大发娇睫:“为什么我惠婷要给你这没良心的人又搂又抱,占足便宜?”
  木杰举手投降:“惠婷,只能说声对不起你!”
  惠婷:“不准动,我有帐进里面算!”
  木杰讷讷地:“这年月,哪还有人想还帐?人不死帐都死了。”
  小阿娜拉对惠婷叽哩呱哩。
  惠婷:“这小狐狸说什么来着?”
  木杰:“对对,你比喻对了,她像一只狐狸,她说,你实在太美了!”
  惠婷:“是吗?可在人家的眼里,我一脸滑鳖的样儿,一定是划铁笼了!……不对,她像狐狸,说我美,那我不成了乌鸦?!”
  木杰:“不,不是这意思,她……我,在我眼里,你没以前那么娇气了。”
  惠婷:“娇气?在这种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竞争机制下,我怎么敢再娇气?比如说吧,以前娇生惯养,那位置给人抢走了。我现在适应了,跟蹦迪一样,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它能锻炼人,也很刺激。说实在的,离开你最深切的一点感受就是,它让你懂得什么是价值。”
  木杰:“你说话的速度比以前是快了一些,而且那么自信和洒脱。”
  20-09君子兰岛夜
  密室。云岫盯着屏幕,胸襟起伏。
  虹格:“还是小阿娜拉有肚量,拿得起放得下!”
  云岫:“那地方兴,几十个女人可以嫁同一个男人。”
  虹格:“在我这小岛上,同样做得到,我的杰杰就是皇上。”
本文发布在演艺市场,演艺吧,别乱转哦.域名www.yanyi8.com.孤独女孩,无依无靠  男:晚上打牌,白天睡觉  女:独守空房,心情烦燥  男:寻觅知音  云岫:“他不是皇上,是戴安娜的前夫,皇储,而真正的皇帝就是你女王!”
  虹格:“再说下去。”
  云岫:“你死了之后就是我!当然,我希望你寿比南山!”
  20-10君子兰岛夜
  舞厅。木杰和惠婷面对面坐在吧台边喝着冰雪果汁。
  惠婷望着跳舞的男女:'这里真不错,是个找情人的好地方。”
  木杰一笑:“挖苦我?”
  惠婷抿着嘴:“我是妒嫉。杰杰,这是你和那个温柔一刀常来的地方吗?”
  木杰摇摇头:“温柔一刀?”
  惠婷:“还记得我们分手的那一天,我曾对你说过的,温柔一刀吗?”
  木杰若有所思:“你是指岫岫?只可惜,回忆起来这一切为时已晚。”
  惠婷:“你还想和她白头到老?”
  木杰:“错并不在她,难道要我一脚踢开她?”
  惠婷:“你们的婚姻是骗局下的结局。”
  木杰:“可是这种结局用不着去翻案。”
  20-11君子兰岛夜
  密室。云岫望着屏幕,泪水汪汪:“杰杰,我有你这句话,死而无憾。”
  虹格:“看来拼凑婚姻也能发生爱情。”
  云岫:“可不,你从那个年代不也这样拼凑过来的吗?你也不照常生儿育女,而且你生出的一儿一女,他们都很优秀。……甚至我还听说,你和史老先生是青梅竹马,结果你们没有发生爱情,只产生了……仇恨。”
  虹格:“你今天怎么啦?究竟想说什么?”
  云岫:“我本想说,可我又说不出来,因为我的婚姻,就像杰杰的第一夫人说的,我这做老二的婚姻是骗局下的结局。可有些结局并不是什么政治运动,用不着去翻什么案。”
  虹格:“就是说,你默认了我所有的一切安排,包括另外一桩买卖婚姻?”
  云岫:“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包括那边的鸡尾酒会?”
  虹格:“建立自己的王国,他们就是王国的臣民。”
  云岫:“亲爱的妈妈,你有钱,你有钱买下了这个岛,可是你永远成不了这个小岛的女王。”
  虹格:“所以,不容易得到的就是我要去做的。”
  20-12君子兰岛夜
  厅内。音乐声很柔和。小阿娜拉走到木杰和惠婷跟前,对惠婷视而不见,拉起木杰的手:“你陪我跳个慢步好吗?”
  木杰:“你知道,国外很少跳慢步,所以我不会。”
  惠婷拉起小阿娜拉的手:“我来教你慢步。”
  小阿娜拉敌意瞅着惠婷:“你刚才很不友善?”
  惠婷:“我是他大老婆。”
  木杰和小阿娜拉用阿拉伯语嘀咕。
  惠婷问木杰:“她牛鼻子语言说什么了?”
  木杰:“她说,靓姐,你好!”
  惠婷:“嗯,她眼睛发蓝,但挺好使的。”
  木杰:“她说你眼睛不正经,像狸狸。”
  20-13君子兰岛夜
  云岫与虹格。云岫:“妈,国外也有租赁大陆岛屿的,可人家是往风月场上靠,而你,却不一样。”
  虹格:“只能说他们不懂中国特色,黄,在中国是七毒……”
  云岫:“可你是黑!”
  虹格:“你有证据吗?”
  云岫:“仅凭你把跳舞的这帮人当俘虏,软禁起来,这证据就足够你坐多少年。”
  虹格:“一切不撞在警方的枪口上,那都不叫证据。何况……”
  云岫:“我明白了,你敢这样张扬,你是想溜
  


  1 <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推荐图文

欢迎来到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演艺圈)   

一、本站致力于提供演艺圈商机的宣传推广(如:新闻,明星经纪,灯光,舞台,演出设备,代言,剪彩,剧本,词典,艺人招聘等)

二、如果要注册会员,管理信息,发布信息等高级功能必须进入电脑版网页

三、如有侵权请发邮件给管理员 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